当前位置:首页>>考点解析>>正文

在影视作品中音响的功能是什么?

来源:天籁教育 时间:2018-11-12 15:28 作者:艺考培训
喜报

在影视作品中音响的作用特别大,编导艺考生们要知道在影视作品中音响有哪些功能。

1.表现真实

如约翰·施莱辛格导演的《午夜牛郎》中,男主角乔来到纽约,迫于生活充当了男妓,他第一次勾上女人上床,在床上翻滚,不时压在床上电视机遥控板上,使其频道不断变换,一会儿是商品广告,一会儿是牧师在教堂布道,还有笑声、狗吠声颠来倒去,真实再现了男妓职业的疯狂和错乱。

2.表意功能

如在苏联电影《攻克柏林》中,影片开始不久,炼钢劳模安德烈和女教师在美丽的田野里欢乐徜徉时,突然间天上飞机轰鸣,炮弹爆炸田间。影片通过音响告诉观众,严酷的卫国战争开始了,幸福和平的生活已成泡影,安德烈告别心上人参加了保卫祖国的战争。

王家卫电影

王家卫电影

3.声音使影视艺术成为四维

影视片(剧)拍摄的画面的长和宽,加上纵深,形成了三维画面。而声音的出现和延伸,使影视时间“物化”出新的四维一时间维度,从而使画面具有六大感,即时代感、时间感、空间感、层次感、速度感和重量感如日本导演中村登的影片《生死恋》中,深爱夏子的大宫,因爱人夏子在一次化学实验室的爆炸中不幸死去,来到秋雨濛濛、昔日两人常在此打球的网球场。此刻画外响起夏子银铃般的笑声和话语声。这本是大宫的幻觉然而观众本能的联想力,像闪电般地回忆起先前他们目睹的洋溢着青春和欢乐的画面,这对天生的情侣是那么开心地在那儿打网球。

另一段戏是大宫踱步到夏子家的门口,画外立即响起:“你回来了!”,你回来了!”的清脆的问候声观众马上闪现出昔日夏子在门口接待“夫君”的情景,而现实画面却是好梦难圆。

这两段戏声画不是同步的现实形态,而是用过去式和未来式的时态相连的声音,从而使时间的维度向过去和未来延伸,画面得到充分的扩展。

4.声音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

意大利导演德·桑蒂斯,在他著名的影片《罗马十一时》中,表现意大利战后失业非常严重,女人们为了争夺一个打字员的席位,不惜排成长龙由于楼梯不堪重负,不少妇女摔死在倒塌的楼梯下。

导演巧妙地利用打字机的声音,来刻画人物内心当技术不佳的老勒塔打字打得磕磕碰碰时,外面应试者的近景特写验上露出焦灼庆幸、蔑视、急不可耐的表情。后来熟练的打字员玛丽进入房间后,房外传出机关枪扫射般的快速打字的声音,而楼梯上闪现出一个个嫉妒、焦急、羡慕、失望的表情。

在罗西里尼导演的《罗马,不设防的城市》中,同属抵抗运动组织的神父在德军逼迫下来到审讯室外,他看到自己的战友,抵抗运动的领导人正遭受着严刑拷打,并发出惨叫声,屋外却飘来钢琴弹奏的音乐,更刻骨铭心地加深了他的痛苦。

在苏联影片《安娜·卡列尼娜》中,车站,火车停了下来,一个铁路安全检查员用锤子敲打轮箍,那杂乱而烦人的音响,大大加剧了车上安娜·卡列尼娜的悲哀。

5.声音的视觉化

声音还可以进行特技处理。如水声可化做相关的军舰;打电话可以变成字母满天飞;敲铜盘的声音可以敲出罗马圣殿;两人的窃窃私语可以幻化出“杨柳岸晓风残月”或“铁马金戈入梦来”。一句话,声音可以进行画面6。声音的转场和过渡希区柯克导演的《39级台阶》中,一个女人惊恐张嘴大叫的特写,将声音由惊叫声转为火车的汽笛声,然后镜头切到一列火车驶出隧道,完成了空间的巧妙转换。

种声音非常自然地由另一种声音代替,一个产妇的叫喊化做令人振奋的乐曲。欢呼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一个女人的呼叫声被悲惨的乐曲所吞没。

6.声音的超现实

在美国影片《巴顿·芬克》中,巴顿的注意力集中在旅馆墙上的风景画上,观众听到海鸥的叫声和海浪声,好像我们被转移到了海滩上。

7.静音

静音是影视片(剧)艺术的“休止符”

静音是转场的催化剂

静音可拨动优美节奏的琴弦;

静音是刻画人物内心的有力手段;

静音是造势的前奏;

静音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总之,导演一定要留意掌握好静音的艺术。

如费里尼的《八部半》中,影片开头,无数汽车堵塞街道,然而却鸦雀无声其效果是表现”导演”古依多身处于一场噩梦之中

8.声音的运动或节奏

马赛尔·马尔丹在他的名著《电影语言》一书中,举过这样的例证,如在影片《不夜城》中,“强盗从纽约大桥的一根桥柱上坠下的镜头是用一节渐弱音相配的,而这个渐弱音又以一只巨箱摔落着地的声音结束”。

而在《夜之门》的最后一段戏中,影片主人公向铁路上的死者走去,“音乐以一种凄凉的对位配合男主人公在铁道上走向死亡时的鞋跟磨擦声。”

在《阿朗人》中,“音乐以有规律的锤击声去突出强调阿朗人打石时的伟大、坚毅劳动。”([法]马赛尔,马尔丹著:《电影语言),第100页)

9.声音的戏剧性处理

在韩国影片《八月照相馆》中有这样一个例子:永元是一位摄影师,他精心为每位到店里照相的顾客留下最美的瞬间。他常常骑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车在小城里奔驰。摩托车特有的轰鸣声,与红色的车体构成了他生命的象征符号。当永元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摩托车的轰鸣声也没有了。

“在表现他和德琳的关系时,摩托车的声音也起到了很好的戏剧效果。

这场戏的场面调度就是通过对永元摩托车声音这个元素的运用而获得戏剧效果的。德琳手里提着一大捆东西在路上走着,十分的吃力,多么希望这时有谁能来帮她一把,而就在这时她听到远处传来很耳熟的永元摩托车的声音。不啻是根救命稻草,心想永元一定会帮助她的。但永元似乎没有搭理她,开着摩托车从德琳的身边呼啸而过,随着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远,德琳的心也彻底凉了。可就在她彻底绝望的时候,那熟悉的摩托车声音越来越近,德琳猜到一定是永元赶上来了,十分得意地笑着把手中的重物放在永元的摩托车上一起离去。

在这场戏中,许秦豪导演通过摩托车声音这个听觉符号,十分传神地表现出德琳和水元两个在恋爱中这种微妙的心理,给观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影视精品读解》,第46页)

天籁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