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品表演>>正文

浅谈背景音乐在小品表演艺术中的作用

来源:天籁教育 时间:2018-06-16 10:42 作者:艺考培训
喜报

自古以来,音乐就在人类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原始部落的哼腔嗷调,到今天音乐厅里华丽的乐章,从战争号角的韵律,到宫廷中的歌舞,音乐既是人类情感的一种抒发,也是对于人们疲惫感很好的缓解。音乐较之于语言的一个非常突出的优越性在于它的无国界性。

不同语言的人在沟通交流方面可能会存在障碍,但是音乐却是无国界的。即使不懂语言,我们也能很好地欣赏音乐这种艺术。在小品表演中合理运用音乐, 不仅仅是简单的装饰或娱乐,而是表达情感、烘托气氛、塑造角色、推动剧情的重要因素,能将主题思想表现得惟妙惟肖,使节目变得更加出彩。而音乐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可以说是画龙点睛的。

一、歌词是构造幽默台词的重要元素

歌词既是我们最古老的艺术语言,也是我们最现代的话语表述方法。流行歌词本身就来源于生活,具有口语化、通俗化的特点,但它又是经过提炼加工了的艺术语言。根据表情达意的需要,巧妙地将流行歌词嵌入台词,往往能使台词的构成材料时尚化、新质化,使原本普通平易的话语在瞬间焕发出语言的“艺术美”,使观众在似曾相识的言说形式中体验幽默的机智。

《红高粱模特队》

《红高粱模特队》

除了单纯的“说”之外,以既“说”又“唱”的形式出现在喜剧小品中的流行歌曲也很多,或直接用原唱歌曲,或借用流行歌曲的旋律,根据剧情需要配写新词,或从歌词到旋律全部创新。如《红高粱模特队》中的精彩唱词和动人旋律:“火辣辣的心啊,火辣辣的情,火辣辣的小辣椒她透着心里红,火辣辣的眼睛会说话,嘿火辣辣的小样招人疼,火辣辣的表演全都是劳动,火辣辣的范老师请你多批评,下一个组合有火辣辣地我,失陪了范老师我得去造型了。”小品借用模特表演的艺术形式,再加上适合于过年气氛的热闹而欢快的歌舞,把劳动人民红红火火的创造和丰收的喜悦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其间又穿插了轻松的调侃,把观众情绪引向高潮,小品表演取得巨大成功。

二、歌曲是营造幽默情境、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元素

好的音乐应该像朱德庸的漫画一样,是具有舞台性和故事性的。喜剧小品对歌曲或乐曲的选用就要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并努力为实现其喜剧性服务。

赵丽蓉、赵本山、潘长江的小品就具有既好看、又好听的特点。以《打工奇遇》为例,这个小品从始至终贯穿着音乐线。不仅在幽默氛围的营造上,音乐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在情节的构造上,音乐也起到启合转承的重要作用。

作品以老约翰·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开篇,西洋音乐进行曲与中式的宫廷装饰,美丽宫女的旗头与旗袍、男主角的长袍马褂形成了极不协调的场景,令人忍俊不禁。“报菜价”是老太太最重要的活,这也是小品最关键的焦点情节。剧作者巧妙地运用“对唱”的形式,有意识地选用了两段风格迥异的歌曲,使前后两段唱腔一刚一柔,相得益彰。报价开始之前,运用评剧《马寡妇开店》的旋律,还借用了当时很流行的通俗歌曲《走四方》,赵丽蓉把她那几十年评剧表演练就的扎实唱功表现得如火纯清、完美无缺,观众的胃口完全被吊起来了。“报菜价”正式开始,第一段唱词围绕“宫廷玉液酒”展开。接下来,曲风突转,一首节奏舒缓、温柔似水的流行乐曲《笑脸》抢人耳膜,巩汉林用他那尖细的嗓音和女人化的体态,将这首精心创作的旧曲新词演绎得滑稽异常。

《打工奇遇》

《打工奇遇》

三、歌曲是表达情感、渲染气氛的重要元素

音乐在感情和心理活动的部分,具有强大和微妙的通感作用。对观众而言,当音乐与戏剧角色或戏剧情景相结合,感受到的不仅是角色的外部动作和语言,而是他们的思想和情感状态,音乐在这一个层面上的效果远胜于语言对白。喜剧小品就充分利用音乐这一特质,一方面为塑造形象服务,一方面为演员与观众搭起同情共感的桥梁服务。

如在赵本山和黄晓娟合演的小品《我想有个家》中,曾两次运用了歌曲《我想有个家》:

第一次用在戏的开始阶段。前来电视台征婚的女2号很紧张,男1号为了缓和情绪,营造气氛,拿出收音机来播放音乐,同时说道:“我啊私下时候都喜欢听音乐,音乐一出指定有词。”于是,《我想有个家》的旋律响起,2号噙着眼泪讲述自己的不幸遭遇,把本来说得不流畅的征婚词一口气说了出来。她多舛的命运(怀孕期间便丧夫)触动了同病相连的男1号,她善良的品质(赡养婆婆)更是感动了男1号,从而使1号一改初衷,喜欢上了2号,情节也由此发生了突转。

第二次用在结尾处,由人物自身唱出来。“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赵黄二人那声情并茂发自肺腑的演唱,唱出了多少人对“家”的渴望。这首歌的魅力在于旋律流畅,悲凄却蕴含温情。观众也深深地受到感染,对于中老年“电视征婚”这个在当时看来还比较前卫的事情,产生了·种接受、理解的心理。至此,歌曲很好地反映了这部小品的主题。

《我想有个家》

《我想有个家》

可见,在情感表达层面,音乐可以拓宽戏剧的表现力,具有超越语言表达的优势。尤其在以情动人的小品中,音乐的这种功效则更为明显。这里特别要说的是背景音乐。背景音乐是指起陪衬作用的音乐,用以烘托影视内容在叙述过程中的情绪和气氛,或热烈欢快,或沉静悲伤。如在《送水工》中,当假扮父亲的送水工道出事实真相,母子俩抱头痛哭时,背景音乐响起,一首阎维文演唱的《母亲》回荡在人们耳边:“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那三鲜陷儿。有人她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啊不管你走多远,无论你在干啥,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的妈。”抒情的旋律,饱含深情的歌词,令人抑制不住地感动。

社会不断进步,人们的欣赏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对于艺术作品的要求也不断提升,这就要求艺术家不仅要在艺术的表现技法上有所突破,同时也要在形式上有所突破,不再局限于单一感官的触动,要寻求一种新的全方位的表达方式,从而大大提高小品的形式感,有力地补充语言的叙事功能

天籁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