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作品分析>>正文

影评 | 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视听语言分析

来源:天籁教育 时间:2018-05-09 16:04 作者:艺考培训
喜报

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上映于1991年,根据苏童小说《妻妾成群》改编而成,由张艺谋执导。影片在公映后在国内外获得多次大奖,有着良好的成绩与巨大的反响。

看完整部影片,给人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压抑,那种人性的压抑,故事在夏天开始,又止于夏天,这是一个没有春天,没有希望的故事。下面,我将分别从主题,镜头,色彩等方面谈一谈对影片的一些看法。

高大院墙里禁锢的人性

高大院墙里禁锢的人性

首先,在主题方面,这也是我想谈的最多的,影片讲述了颂莲在嫁入陈家豪门之后,人性扭曲变形的过程,影片表达了封面思想余毒对人性的囚禁于毒蚀。

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良心是路人,此话形容颂莲,最恰当不过,颂莲人性的扭曲,得于两个人,两个理应与她关系亲昵的人,两人分别是,颂莲的继母,还有颂莲的男人,陈老爷。但正是这两个"亲人",却亲手葬掉了颂莲的幸福与自由。影片中,颂莲的继母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而贯穿始终的陈老爷,则一次正面特写都没有,给人永远的只是一个背影,从导演的人物设置来看,我们可以读出一点,那就是继母和老爷都不是什么光明的形象,而他们在影片中则可视为是封建家长制的代表,他们没有特写,没有露面,但他们却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导演在这里向我们表达这样一个观点:封建的余毒仍在,而且依然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良心是路人。颂莲本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学生,但自从她嫁入陈府,直接或间接在颂莲手中受过伤害的却有三个人,分别是,雁儿,梅珊和卓云,雁儿死了,死于颂莲的揭秘,虽然对于雁儿的死不能归咎于颂莲,但她对于雁儿的死却又这不可推脱的责任,梅珊也死了,同样死于颂莲醉酒后的告密,相对于雁儿和梅珊,二姨太卓云的那点伤,我们则可以忽略不计了。

与其说梅珊和雁儿死于颂莲之手,但不如说她们死于陈家的"规矩",死于封建体制的樊笼,因为颂莲也是受害者,是陈家"规矩"的受害者,是封建礼仪制度的牺牲品。

在影片中,我们反复的可以看到一道程序,那就是点灯、挂灯、封灯。还有,我们还可以从管家陈百顺和二婶的的口中反复听到一句话,"按照祖上的规矩!"规矩,规矩!到底什么事规矩?在陈家,点灯、挂灯、封灯是规矩,陈老爷的话就是规矩!陈家的高墙大院就是规矩!

在陈家,规矩是不能违背的,违背规矩的,都被吊死在那屋顶的小石屋里面,这是唯一可以逾越陈家高墙大院的存在。

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然而,违背规矩要死,那不违背规矩的又过的可好?在陈家的高墙大院里,剩下的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麻木不仁,"|看淡了生死",大太太是这样的人,管家和二婶都是这样的人,除了这样的人以外,还有一种,那就是颂莲!而她的疯,则是证明了是怎样的一种结局。

影片中,我们可以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镜头,一个四合院,或者是一扇门,再或者是床四边的帷幔,但无一例外的,它们的形状都是一个"口"字型,口,加之处于其中的人,则组成了这样的一个字!"囚"!颂莲在其中,雁儿在其中,陈家上上下下都在其中,它囚禁的不仅是人,不仅是人的肉体,更是人的精神灵魂与自由。

陈家的囚笼,不是表明上的高墙大院,而是那一句句祖上的规矩。扩大点说,是封建思想,封建体制,被囚禁在牢笼中的人们有着各种不同的表现。

俗话说的好,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梅珊和颂莲都是那种反抗型的,但无一例外的都以悲剧收场,梅珊死了,颂莲疯了,看到这里,除了给人一种沉重的宿命感意外,感触最深的则是千年封建牢笼的坚固,坚固的难以想象,任重而道远啊!

与之相对的,还有一批人那就是大太太二太太,还有管家和二婶,我想,她们不是没有反抗过,她们也一定反抗过,只是,她们失败了,然后转而投向了另一边,封建制度的守护者。

其次,再说说镜头方面,影片在拍摄人物时候,多使用中近景,人物只占画面的小部分,而后景则是那高大的陈家围墙,这样的画面,让人感到深处其中的人物的渺小,彷佛人物被湮没在高大的建筑中,给人一种沉重的,不可抗拒的宿命感。

在画面的构图上,画面多为幽闭的四方形,人物至于画面中心,具有意喻之意,意为:囚!再次,影片在色彩方面,也颇为出彩,总的来说主要有三种色彩,每种色彩都起到一定的作用,这三种色彩分别为:红、灰、白。

红的主要物品有高高悬起的灯笼,有颂莲身上穿的袍子,红色,在中国常喻为喜庆之色,除了结婚时两次时候的红灯笼外,影片中红色具有其他的意义,我把它理解为一种欲望,一种被压抑着的欲望,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理解。

灰色,灰色是陈家大院的主基调,给人一种沉稳厚重的感觉,是一种冷色调,厚重的高墙大院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意为压着众人身上的诸多规矩,意喻封建牢笼坚不可摧。

白色,说到白色,影片中的白色主要是血的颜色,片中下过几次雪,雁儿跪在雪地里一次,梅珊死后一次,还有结尾处一次。说到雪,这让我联想起一个事物,那就是死人后那惨白的冥钱和白幡;雪,是来送葬的,前列次,它送走了雁儿,第二次,送走了梅珊,最后一次是颂莲穿着学生装走在雪地里,那时,她已经疯了,这一次送掉的是什么,除了颂莲的一切外,还有新娶的五太太的幸福。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影片最后的结局,陈老爷又娶了一个五太太,依旧是夏天,依然没有春天,娶五太太的那天,又下起了雪,这是一个隐喻,预示着延续,是悲剧的延续,同时又是封建的延续。

天籁荣誉